叶羲

这里叶羲,最喜欢的就是叶修了!

周叶 在厕所里比大小

 周泽楷难得来了一次上林宛,叶修心想,要好好招待招待他。
  “前辈……”周泽楷用他那联盟第一脸在那卖萌,连叶修看了他都觉得脸红。叶修赶紧别过脸去,问到“小周啊,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之类的呀,哥这东西虽然不多,但还是有点的。”周泽楷皱着眉摇了摇头。
  “厕所……在哪里……”
  诶哟,人家小年轻憋不住要上厕所了,叶修心想,还是别耽误人家了,要把小周憋出病来他可负担不起。就赶紧把他带到了厕所。
  周泽楷这一待就在厕所里待了半个多小时,并且直到现在还没出来。叶修琢磨着是不是之前忘记关煤气,小周在厕所里煤气中毒了。这一想到不要紧,就联想出好多事情来。叶修赶紧跑到厕所,把门一推开。
  “小周!你……”
  叶修看到周泽楷把裤子脱了,因为看到前辈的突然闯入而不知所措。
  “额……小周,你,你这是在……?”
  周泽楷涨红了脸,想要解释却没说出个所以然。叶修拍了拍他的背,让他慢慢说。
  “前……前辈,我……是……”
  叶修笑了笑,说“没事,小周,我知道的,你不就是尿到裤子上了吗。”
  周泽楷的脸“嘭”的一下就变的通红,他也顾不上手中的那条裤子,就拉住叶修
  “前辈……这不是我,弄的……”
  “那是什么?粉丝吗?”
  周泽楷点了点头。叶修看着他凌乱的发丝遮不住的通红的耳根,又起了逗弄他的心思。
  “诶,小周啊,我们一起洗个澡怎么样?”
  周泽楷愣了愣,随后点了点头。
  “前辈……现在?”
  叶修被周泽楷的反应吓得一愣,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,小周这孩子,咋就答应了呢。
  然后,他就看见,周泽楷开始脱衣服了。
  首先是短袖,周泽楷脱的很慢,他知道前辈在看他,就故意慢慢的脱。在脱内裤的时候,他听到了叶修小声的抱怨。
  “明明我还比小周大4岁……怎么这地方……就感觉比他小十几岁啊。”
  周泽楷面部表情十分镇静,自以为十分冷静,心里早就乐开了花。听到了吗!前辈在夸他大!周泽楷感觉自己不太好,好像整个人都要熟透了。
  叶修还没有脱衣服的想法,他眼神放空,脑海中一直在想着刚刚所看到的物什,并且绞尽脑汁的想着为什么会那么大。他突然发现自己在想多么不知廉耻的东西,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,摇了摇头,随后看向那个被自己意淫的对象。
  “前辈……洗澡?脱衣服……”周泽楷看叶修久久没有动静,他稍微有点急。毕竟自己早就把衣服给脱光了,人家叶修全身上下还穿戴的整整齐齐的。他向前跨一步,开始帮叶修脱衣服。
  “诶……诶!小周,你这是在干啥呢你……”叶修难得的红了脸,他急忙把周泽楷推开,然后自己慢条斯理的脱衣服。周泽楷打开了一旁的喷头,从天花板上喷出的水淋了他个透心凉。周泽楷无言的看向叶修,不知道是最近玩荣耀玩多了,叶修居然在周泽楷眼中看出了一丝委屈。
  “小周啊……额,我们这没你们那高大上,这是好久以前的了,大家后面也用习惯了,所以就没有换,小周……你没事吧?”
  叶修看着在冷水中淋着的周泽楷,这孩子不会是被淋傻了吧,不然咋半天都不回应呢?
  周泽楷突然把叶修拉进了喷头喷水的范围他微笑着看着叶修,说“前辈的……果然没我大。”
  叶修被这句暗含嘲讽(???)的话语给刺激到了,他张牙舞爪的扑向周泽楷,周泽楷一时没有防备,就被叶修给扑倒在地。他的头砸到了瓷砖上,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,但他还是反应迅速的扶住了叶修,让前辈不会摔倒。
  “小周,你……没事吧?”
  叶修看着情况不对,赶紧就扶着墙想站起来。但是周泽楷的手紧紧的着揽着叶修,让他不能动弹。叶修还想继续挣扎,然后他就听见了后辈低哑的嗓音说出了一句话。
  “前辈……这里,硬了。”周泽楷的手包着叶修的手,覆上了他下半身灼热的地方。
  叶修被周泽楷的举动惊的呆若木鸡,他感觉到了手下的那个东西十分的灼热。很大,很硬,手感还好。叶修十分冷静的在心里做出了评价。
  然后他们就撸了一天(不)。
  晚上叶修和周泽楷出来的时候上林宛的大家都已经睡了,周泽楷在旁边定了家酒店,他看着叶修,那小眼神让人无法拒绝。

  后来他们就干了个爽。

  再后来他们在一起了。

  这是一个从比大小(呸)开始的故事

喻叶 自焚症

  “叶修……”喻文州温柔的看着叶修,在叶修的眉间印下一吻,然后慢慢的脱下他的衣服,俯身压了下去……  
  叶修从梦中惊醒了过来,这周他是第三次做这种梦了,他感觉下面微微有点濡湿。叶修把脸埋在被子里,因为害羞而冒出的火苗把他身旁的被单给烧着了,叶修赶紧滚下床,把那火苗给拍灭。
  事后,叶修叼着根烟站在窗台边,眼里十分沧桑。哥这是造的什么虐呀,叶修这样想着,身边又冒出了几多小火苗,差点就把他的头发给烧着了。  
  自焚症是近期新发现的一个症状,多在那些暗念别人但别人却不喜欢他的那些人身上发生,叶修这种是属于变异类型的。一般人都是喜欢到极点会“自我燃烧”。
  但是叶修他喜欢一个人,在身旁会出现火花,在旁人眼里,就是所谓的自带特效。明天就是和蓝雨的友谊赛了,想想能见到文州,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。叶修在他美好的梦中睡了过去,身旁又冒出了几个小火苗。魏琛嫌弃的把那些火苗给拍灭,然后往叶修的身边洒了点水,继续看苏沐橙推荐的电视剧去了。
  第二天十点左右,叶修突然从床上猛的坐起,那力度之大,连魏琛都给吓了一跳。
  “难得这么早起来还这么猛,是要吓坏老夫的小心肝吗。”
  魏琛一副东施效颦的模样捂着胸口。
  “老魏你恶心到我了。”
  叶修脸上浮起可疑的红晕,身旁又冒出了小火苗。魏琛随手扔来一个喷水壶。
  “给你,昨天沐橙特地去买的,啧啧,老夫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好妹妹呢。”
  叶修下意识的接住了那个壶子,往自己身旁喷了点。
  “蓝雨那边的话唠手残们来了吗,可别让哥等太久啊。”
  叶修慢慢悠悠的从床上下来,看似心不在焉的问到。
  “蓝雨啊?人家早来了,现在都在那等着你呢!”
  魏琛翻了个白眼,把叶修推到了门外。
  “去去去,也幸亏他们还有耐心等你,要是是我,早把你给揪出来了。” 
  叶修抱着那个洒水壶,跑到了训练室。他的睡衣还没有换,因为是匆匆忙忙的跑到训练室,所以双颊微红,口中还微微喘着气,宽大的领口向左边滑下,露出一大片白嫩的皮肤。刚刚还热火朝天的聊着天的训练室突然就鸦雀无声,都转过来看着叶修这边,在角落里和黄少天聊天的喻文州也不例外,他看着叶修毫不自知的看着他们。
  “诶我说你们,不就是看见哥穿睡衣的样子吗,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。都散了散了,现在开始友谊赛啊。”  
  喻文州身旁的温度渐渐的升高,黄•不明事理•少天转过头来问。
  “诶队长队长队长,你有没有感觉到身边的温度在变高啊,我怎么这么热啊真的是,这空调也开的太高了吧……”
  喻文州没有理会黄少天的抱怨,他绕过黄少天到叶修面前,拉住他往外走,末了还不忘对里面这些不明真相的人丢下一句“你们先进行友谊赛,我和叶修在外面交流一下,一会就进来。”  
  叶修被喻文州拉着往外走。走到上林宛外面时,叶修忍不住问到。
  “诶我说文州啊,是不是平常少天PK不过我,你现在是要对我真人PK啊,嗯?”
  喻文州被那个尾音给刺激了一下,转身把叶修给摁在墙上,低头看着他。“叶修前辈,要不说说你那几朵火花,是给谁冒的怎么样?”  
  喻文州平时也不是冲动的人,但是这次,他看到叶修身旁冒出的火花,实在忍不住了。叶修他,有暗念的人,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,但是,他一定会知道的。  
  叶修看着喻文州,身旁冒着很多的火苗,在这种时刻,他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火苗会不会烧到什么东西。叶修久久没有回答喻文州有点不耐烦,他身边的气温越升越高,旁边的小狗都躲到一边去了,只有这两个在状况外的人没有察觉到。  
  “叶修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  喻文州说完这句话,就吻上了叶修。叶修被那句话给吓到了,喻文州的动作也没让他怎么反抗。突然,叶修身边数不清的火花和喻文州身边超高的温度都不见了,只剩下了秋天该有的温度。 
  “文州,我……喜欢你很久了。” 
  秋高气爽天气凉,秋天,是一个适合恋爱的季节呢。